媒体专区

首页 > 行业新闻
涂料巨头阿克苏诺贝尔将收购这些企业!
发布时间:2018-11-26
分享到:

      “有一段时间,我的感觉就像是自己要和自己离婚一样。”阿克苏诺贝尔首席执行官范迪睿(Thierry Vanlancker)在11月20日的一场媒体沟通会上半开玩笑地说道。

 
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 

  那时,阿克苏诺贝尔的首席执行官仍由唐博纳(Ton Büchner)所担任,他在2017年3月做出了分拆专业化学品业务的决定。范迪睿此时正是该板块的负责人,他同时也是阿克苏诺贝尔的高管之一,这项剥离行动,像要把他撕成两半。

 

  作为阿克苏诺贝尔三驾马车的一环,专业化学品贡献了公司总收入的约三分之一。装饰漆和功能涂料是这家荷兰化工巨头的另外两项主要业务,它旗下拥有多乐士等知名品牌。

 

  做出分拆决定的三个月后,唐博纳由于健康原因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,范迪睿成为他的继任者,并延续了分拆战略。今年3月,凯雷投资集团(The Carlyle Group)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(GIC)花费101亿欧元买下这部分资产。

 

  在回顾整个分拆计划时,范迪睿称,做出这项决定的首要原因,在于专业化学品和油漆涂料板块相关性不强,且业务类型有很大差异。这意味着。尽管两者在一家公司内,却无法实现“1加1大于2”的效果。

 

  他并未回避公司股东所施加的影响。“一家多元化公司的整体业务表现相对稳定,过去会因此受到投资者的青睐,但现在,他们的想法有所不同。”范迪睿称,多元化公司的市场估值会更低一些,因为投资者很难评估每个业务未来的表现究竟会如何。

 

  宣布剥离专业化学品板块时,正逢PPG对阿克苏诺贝尔提出要约收购,两者同为涂料行业旗鼓相当的全球巨头。

 

  范迪睿的前任唐博纳三度拒绝了PPG不断提高的报价,并很快公布了筹备已久的分拆计划和新财务目标。他试图说服股东,相比于被收购,分拆后的公司能给他们带来更大回报。

 

  这注定会成为阿克苏诺贝尔企业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在经历了诸多分分合合后,公司最终将业务聚焦到了涂料和油漆行业。

  去年10月,阿克苏诺贝尔曾计划通过又一次并购,拓展其在行业内的疆域,它的交易对象是美国同行艾仕得。双方开展了合并谈判,但最终未能成功。

 

  范迪睿透露,这桩交易最初是由艾仕得提出,对方愿意并入阿克苏诺贝尔,但由于艾仕得出价太高,谈判不得不中止。

 

  在略显动荡的2017年结束后,范迪睿发布了新的施政纲领。他更为强调公司盈利能力而非规模扩张,以期让阿克苏诺贝尔的财务实力进一步增强。

 

  借助于过往的多次并购,阿克苏诺贝尔拥有了包括装饰漆、粉末涂料和汽车漆等在内的多样产品线,但接连不断扩张带来的后果,是这些业务的生产、销售和供应部门各自为政,未能得到很好的整合。

 

  “在阿克苏诺贝尔这个大屋子里,大家还是生活在各自的角落里,每个地方都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”中国区总裁林良琦曾如此形容。

 

  内部IT系统、供应链、经销网络的整合成为阿克苏诺贝尔目前的重点。去年,该公司还设置了两个全新的高级管理岗位,分别负责涂料油漆的全球生产以及市场营销。

 

  范迪睿举例称,阿克苏诺贝尔未来将统一原材料采购环节,以增强议价能力。他希望,诸如此类的内部挖潜,能让公司的利润率提高4个百分点。

 

  与此同时,提高利润率的目标受到了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挑战。林良琦将其形容为公司目前所面临的最大矛盾:一方是不断增长的成本,另一方则是希望价格逐渐降低的客户。

 

  阿克苏诺贝尔已经提高了产品的售价,范迪睿将其描述为抵消原材料价格大幅提升的应对策略。2017年起,包括树脂、溶剂等在内的材料成本均出现了上升。

 

  在多项举措实施后,阿克苏诺贝尔在今年前三季度获得了69.4亿欧元的营收,净利润达到8.2亿欧元。

 

  范迪睿并未放弃阿克苏诺贝尔的传统,即通过不断并购调整产品组合。对他而言,目前理想的收购标的是那些规模较小的公司,比如本月刚并入的Colourland Paints,这家马来西亚油漆和涂料制造商只有约200名员工。

 

  范迪睿对于这项收购偏好的解释是,由于公司的重心更多放在内部转型上,目前并不合适展开一场大体量的并购,这会牵扯公司较多的精力。

 

  但范迪睿话锋一转,“不过谁又知道呢?也许我们哪个竞争对手又提出了结婚(并购)的邀请,而且价格还很合适。”他也不忘声明,这并不是在暗示未来可能有大体量的并购出现。


 (来源:界面新闻)

[打印]
广东智展展览有限公司 粤ICP备05138619号    展会介绍  |  展会新闻  |  行业新闻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免责声明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智展官网